煤矿井下安全生产的金牌班组长白国周
2013-03-06 13:58:24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白国周(前一)率领班组整装出发,准备下井。 在煤矿井下生产一线22年,每年340天下井,7480天近8万小时,他不仅没有发生一起刺手碰脚的事故,而且所带的班组,先后有230人之多,从来没发生一起安全事故;更让...
白国周
白国周(前一)率领班组整装出发,准备下井。

    在煤矿井下生产一线22年,每年340天下井,7480天近8万小时,他不仅没有发生一起刺手碰脚的事故,而且所带的班组,先后有230人之多,从来没发生一起安全事故;更让人惊讶的是,他当班长21年,一手培养出来13名班组长,这些班组长在生产中也没发生任何伤亡事故!在煤矿零星安全事故不断的特殊行业里,他成就了一个职业传奇——地下280米:白亮的矿灯光、红色的班令旗、橙色的安全帽、蓝色的工装、黑色的胶靴,在灰色的岩石巷道里向前移动着。

斜坡24度的作业面:空气湿漉漉的,脚下是大大小小的石块,一踩一滑,刚刚炮崩过的掌子头还没有挡上防护网,“扑通”一声,一块岩石从壁顶掉落在坡底的积水里。

39岁的白国周在这样的环境里已经整整工作了22年,现在他是中国平煤神马能源化工集团七星公司开拓四队班长。

井下,他写了不计其数、稍存即逝的“粉笔留言”;井上,他记了整整8本、保存完好的《安全日志》穿过3道风门,白国周走到绞车房,上下左右看看钢丝绳有无断丝,手推推闸皮,看是否松动。这时,他发现滚筒螺丝松了,就掏出口袋中的粉笔,在一旁的小黑板上写下这样的字:“新道:绞车滚筒螺丝松了,需处理后再开车。”小黑板是水泥抹平墙壁做成的,“新道”是随后很快就要过来开绞车的工友的名字。

每次下井,白国周总是这样赶到工友前面,在开工之前,先走检一遍。排查出隐患,如果他一时无法处理,自己又不能老盯在一处,因为他负责的工作地点前后距离有五六百米,就用粉笔在引人注目的地方写字提醒。接班的工人一上岗,看到点名让自己干什么,谁都不敢怠慢。大家都是先处理完班长布置的任务,擦掉留言,再正常生产。久而久之,白国周的“粉笔留言”就成了他们班工作区域一道“独特的风景”。

白国周还有一支黑色的自来水笔,在没有下井的时候用,仅《安全日志》就写了厚厚8大本。

翻开近期的几篇日志,多是安全记事和感受,其中一篇这样写:“4月9日。这几天有点感冒了,比较轻,只是咳嗽。妻子见我一直没有好,就去给我买了点药,我没太留意,吃了3片。下井一段时间后,我感到头有点发困,突然醒悟到药里可能含有扑尔敏。我咬咬自己的舌头,掐掐胳膊,提醒自己:千万别睡觉呀,井下睡觉是违章,你发过誓的,这一辈子决不违章。我不敢坐下或停下,一直来回走动,总算坚持到升井了。以后吃药要千万注意药的成分,把这个教训告诉大家。”

白国周发誓的事,新来的矿工也多少有些耳闻。

1987年,年仅17岁的白国周虽然考上了重点高中,却因家庭困难而辍学了。他离开宝丰县肖旗乡李庄村农村老家,来到了煤矿。刚上班还不到一年,一位工友师傅用生命为他上了第一堂“违章的后果是什么”的安全课。那天,大家一起进行井下巷道砌碹工程。工程顶棚带帽完成后,他们清理岩壁、砌墙,做下一个循环工程。按照规章,挖两米的岩壁要砌1米的墙。为省事赶进度,他们一次先挖5米的岩壁,然后再砌墙。结果,还没来得及砌,临时支护的顶板就突然坍塌,别的人躲开了,那名工友师傅丧命于墙下。工友师傅的妻子及孩子住在矿区附近的房子里,孩子脸上天天脏兮兮的,妻子一脸憔悴,说起丈夫就泪流满面,日子过得相当艰难。过后,青春意气的白国周暗下决心:“这辈子我决不违章!”

多少年来,他一直没有忘记那场沉痛的教训。

每次下井前,他都按照队里的规定,带领全班人员在矿工及家属的全家福照片前举起右手庄严宣誓:上安全岗,决不违章!

带着这种誓言,白国周在井下生产一线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一年365天,他有340天都要下井,算下来,有7480天近8万小时,居然连刺手碰脚这样的小伤都没有出现过。

每次上下井,都要脱光了更换衣服,同伴都称奇:这个人果然身上连块疤痕也没有呀!

井下,他是最没有打工意识的农民工;井上,他是最不像班长的兄长任玉东怎么又请假了?

“煤矿活儿,不用学,人家咋着咱咋着。我就在这儿干两年,钱一还完,手里再有点儿余钱就不干了。再说煤矿技术,咱农民工以后回家种地也用不上,有啥学哩!”任玉东是新来的农民工,家庭经济拮据加之刚结婚,借了一身外债,思想很不稳定,时常请假。“可不能只抱着打工的心理呀!我刚上班时也有你这样的想法,可后来我懂了:学习能改变命运,知识能保障安全。现在公司并没有忘记我,不但让我当上了班长,还把我转成了正式职工。”白国周以自己的切身体会相劝。

白国周最初也是以农民工的身份来煤矿的。那一年,白国周考上重点高中之后,因家庭困难而辍学。读书的冲动和热情在他当上矿工之后仍一直保持着。晚上读书,他怕打扰同宿舍的职工休息,就制作了一盏土式台灯,并在上面搭一条深色枕巾,一学就是半夜。就这样,他系统地学习了绞车、喷浆等10余个工种的操作原理和规程,一人拿“五证”:电车司机、绞车司机、溜子司机、耙斗司机、班组长任职资格证。上班第二年,他就当上了班长,是当时七星公司最年轻的一线生产班长,开了该公司实习期还没满就被提拔当班长的先河。2005年,白国周被评为集团劳动模范。2005年、2007年,他两次在七星公司技术比武中获得锚喷“技术状元”。2008年,他又被公司聘为锚喷“首席技工”。白国周班被公司命名为“金牌班组”,在历史悠久的老矿施工,所过之处,常常被企业当成“样板工程”。同时,“安全标兵”“金牌班长”等赞誉也相伴而来。

直到2006年,白国周才从名义上转为正式员工,可以说是当了20年的农民工,但他敬业爱岗,不仅从来没有懈怠过,反而常常开导那些有短期“打工意识”的人。

经过一番深入肺腑的交心后,任玉东心中有了很大的触动。白国周趁热打铁,找来老师傅专门对他“一对一”帮教。经过一段时间,任玉东不但学会了电车、绞车、耙斗机的操作技术,成了队里的“香饽饽”,而且腰包也鼓了起来。

任玉东一直心存感激,几个工友出来相聚,想敬白班长两杯,发现他酒不过三两,划拳也不行,根本不像一个“长”。

可临到埋单时,白国周却总是争

相关热词搜索:煤矿 井下 安全生产

上一篇:如何做好企业安全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